首页 > 区块链博客 > 为什么所有人都忽视了加密货币最激动人心的特性?

为什么所有人都忽视了加密货币最激动人心的特性?

2018-04-25 22:27:00 阅读量:

全文摘要:

“区块链是一项新的发明,它可以让一个开放网络中有业绩的参与者在没有统治者且没有货币的情况下掌控自己的权益 ... 要明白其中的道理,你必须了解钱是如何被创造和分配到现有的系统中的 ... 加密货币的真正威力是在没有中央权力的情况下印刷和分配货币 ...

本文翻译自:
Why Everyone Missed the Most Mind-Blowing Feature of Cryptocurrency

https://hackernoon.com/why-everyone-missed-the-most-mind-blowing-feature-of-cryptocurrency-860c3f25f1fb


作者:Daniel Jeffries(已获作者授权翻译)


译者:谭景桐

加密货币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特点,但似乎每个人都忽略了它,包括中本聪本人。

它确实存在,但模糊得像海平面远处的一朵不起眼的云彩,它平稳地聚集着能量,然后像飓风一般席卷大海,冲向陆地。

它是一个隐形功能,蓄势待发等候启动。

一旦启动,它将波及整个世界,重塑社会的各个方面。
要想揭开它的面纱,你只需要了解一点点货币的历史

货币溯源

金钱就是力量。

没有人比古代的国王更明白这个道理。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把铸币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的原因。

他们把闪亮的金属铸成硬币,付给士兵,士兵们随即在当地的商店买东西,然后国王通过士兵向商人传达一则简要的通告:

“用这个硬币缴税,否则我们就杀了你。”

image

上面这段文字几乎是货币的整个历史。用强权和暴力控制供应,以一个单体向全体进行强权霸占。

当权力从君主转移到国家机构,从一个掌权者手里分散到一小撮掌权者手里时,印钞的权力便传递给了这个执政党。任何试图自行铸币的个体都会被碾得粉碎。

原因很简单:

集中的个体很容易被“打蛇打七寸”的策略摧毁。只要切断蛇头,就终结了任何敢于挑战国家神圣铸币权的个体。

这就是“电子黄金”(E-gold)在2008年的遭遇。电子黄金是人类第一次创造非法定货币的尝试之一。它于1996年推出,在2004年拥有超过100万个帐户,并在2008年巅峰时期处理着超过20亿美元的交易量。

美国政府对该系统的四位领导者实施了打击,即“美国诉电子黄金及其他”一案,指控他们洗钱和运营“无执照的汇款”业务。之后创始人破产,公司倒闭。即使这个案子对“罪魁祸首”给予了较轻的判罚,但这场较量还是结束了。虽然政府没有在技术上关停电子黄金,但实际上它已经完蛋了。 宣布你“无执照”是政府的杀手锏。

发放执照的权力就是垄断的权力。

电子黄金曾经可以无条件申请州际汇款的许可证,只是他们永远不会得到批准。

所以根本不用想,电子黄金玩不转的。它是一个活生生的陷入死循环的例子,且每个类似“电子黄金”的案例,下场都是如此。

君主和政府对真正的金科玉律了然于胸:

控制货币就是控制全世界。

而且它已经被实践了数千年了。中国第一位皇帝秦始皇(公元前260-210年),废除了所有其他形式的本地货币,并推出了统一的铜币。这是所有历史的蓝图——铲除其他形式的币,创造一个唯一的币来统治所有人,然后用暴力和血腥,不惜一切代价地维持这个铸币权。

最后,每个系统都会屈服于暴力。

嗯。。。不过也有例外。

九头蛇

在去中心化系统中,蛇没有七寸。去中心化系统是一条九头蛇。砍掉它的一个头,它立马在原位长出两个新的。

image

2008年,一位匿名程序员,暗地里发明了一个一劳永逸地避免强权霸占的解决办法后,他写道:“政府擅长打Napster这样的中心化网络的七寸,但是纯粹的P2P网络,如Gnutella和Tor,似乎能立于不败之地。”

于是第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诞生了:

比特币。

它是专门为抵制中心化权力而设计的。

明智的中本聪为了这个目的一直保持着匿名。他深知当局者们会追踪他,因为他是比特币的代表,他是蛇的七寸。

这恰恰是每当有人站出来宣称自己是中本聪时,或者当某人被新闻媒体“曝光”为比特币的神秘创始人时发生的情形。当冒牌中本聪Craig Wright自曝时,澳大利亚当局立马抄了他的家。官方对其解释显然是捏造的,真正的原因是他们想擒住蛇的七寸。

随着比特币价值的攀升,追捕中本聪的行动只会愈演愈烈。他掌握着至少一百万枚比特币,且这些币从未从原始的钱包中转出过。如果VC Chris Dixon预测准确,比特币将蹿升到10万美元一枚的话,那么这100万个币就会暴涨到价值1000亿美元。如果它涨得更高,比如100万美元一枚,他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万亿富翁。那只会让打蛇的棒槌挥舞得更快更狠。不用想,到时肯定会有特种部队全天候用枪瞄准着他。

无论他在哪,我对中本聪的建议都只有一个:

直到踏进棺材也不要曝光自己。

但抵制审查和强权只是比特币的众多令人赞叹的特性之一。它的许多关键功能已经在其他一些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应用中见效,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是一种分布式账本,它是世界上第一个三联记账系统的第三入口。正如我在“为什么每个人都忽视了过去500年最重要的发明”一文中所阐述的那样,记账方式的突破性进展总是预示着人类复杂性和经济增长的大幅进步。

但即使有了三联记账系统,去中心化和抵抗强权的霸占只是关系到这个系统消长生息的运行机制,它们为人类拓展了新的能力,但它们还不是加密货币真正的大招。

它的终极大招是比特币和现有的其他加密货币至今还没有完全展露的,一个潜伏的特性。

加密货币的真正威力是在没有中央权力的情况下印刷和分配货币。

也许这看起来很明显,但我保证,事实并非如此。特别是分配货币。

这种权力一直是君主和国家机构的神权。

而现在它不再是了。

现在这个权力归还给了它的正当所有者:人民。

它将打开世界贸易的大门,使纯粹稀缺经济的旧世界秩序成为历史。

而目前有一个问题。

还没有人创造出我们真正需要的加密货币。

你看,中本聪理解了真理的第一部分,即印刷货币的权力。但他忽略了分配这笔钱的权力。

分配货币实际上是谜题中最关键的部分。它的缺失是比特币生态系统中的严重缺陷。它没有将货币分配到足够广泛的人群手中,而是将中央印钞机交给了一小撮未经选举过的矿工。

这些矿工对系统造成了严重破坏,他们多年来一直阻挡着SegWit这样的迫在眉睫的软件升级,并要挟着进行无谓的硬分叉,以便通过FUD降低价格,这样就能以低价榨取更多的币。

但如果我们有另外的途径呢?

如果你能设计出一个能够彻底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系统呢?

在创建它的时候如何分配货币才是关键所在。
而第一批意识到这一机会并付诸行动的组织将改变世界。

要明白其中的道理,你必须了解钱是如何被创造和分配到现有的系统中的。

伟大的金字塔

当今,是从顶端往下发配到其他人手里的。我们不妨把这个系统想象成一个金字塔。

image

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一个著名的金字塔了,它就印在美元纸币上,还长了一只“第三眼”。

那些反对比特币的最刻板的论据之一是它是庞氏骗局或“金字塔”计划。金字塔计划建立在创始人尽可能拉入传销者的机制上,付费给他们去吸引更多的人入伙,而不提供任何商品和服务。到最后没有人可以拉了,整个系统就会像纸牌屋一样一触即塌。庞氏骗局基本上是一样的,你在最初的投资中欺骗原始投资者,然后让他们利用大家对巨额回报的贪婪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讽刺的是,法定货币(即政府印制的货币,如日元或美元)比比特币更像金字塔计划。为什么?因为法定货币由中央银行在金字塔的顶端铸造,然后向下“发配”给其他人。

唯一的问题是,这样发配很不公平。

钱被转移到少数几家大银行,这些银行要么把钱借给大众,要么把钱以劳动报酬的形式付给大众。事实上,工作或者申请贷款是金字塔底层的人们获得任何形式货币的主要方法。换句话说,大众用他们当前的时间(即工作)或他们未来的时间(即贷款)来换这笔钱。但他们的时间是有限的资源,他们只能在资源耗尽前尽可能的多交易。

我们不妨把经济看作是一场竞技。系统中的每个人都是一名玩家,希望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优势和团队(公司,他们的家人和朋友等)的优势,以获得更多的钱。但要开始竞技,你首先要分配资金,不然没人陪你玩。资金一旦分配,竞技场就完成了设置。

现在,如果你掌管这些钱,你会如何将它分配给整个网络?你会尽可能地给自己多留点,所以你会制定规则来最大化你自己的个人优势。你肯定会这么干的!这是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做的事,最大化自己的权力,并竭尽所能使它长时间保持下去。

image

这正是古代国王和王后的做法,这也是今天国家机构的做法。正如Naval Ravikant在其金句连连的一系列关于区块链的推文中所说的那样,今天的网络由“国王,公司,贵族和强盗”运营着。“这些网络的统治者是社会上最有权力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世界历史上的每一个系统都以一种方式分配资金:

从上到下。

因为它最大化了顶端的国王和强盗们的优势。

不幸的是,这意味着大部分资金都从未真正离开过顶层。它滞留在那里,就像被冰封和抛弃了一般,从未被物尽其用过。世上几乎没有任何激励机制能让金钱自行流动起来。正因为金钱就是力量,囤积它实际上就是囤积更多的力量,而且没有人愿意放弃这种力量。

换句话说,整个游戏被操控了。

我们需要的是一种重置游戏的方式。

举个例子,我们可以实施一项法律,比如全民基本收入法(UBI)。它将为每个人带来一笔资金,并分配到整个竞技场中,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到这个系统中。如果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进来,我们将解开各种隐藏的和未开发的价值。

但直到现在,我们的前景看起来依然很暗淡。

有多少伟大的发明家从来没有成功地实现下一个突破性进展,因为他们被困在一周七天的赡养家庭的劳作上,而在获得时间自由和债务自由上毫无希望?有多少伟大的作家直到走进坟墓都从未写出过伟大的小说?有多少刚崭露头角的科学家至今未发现治疗癌症或心脏病的方法?

迄今为止,所有的改革计划,从UBI到Socialism(通过对富人征重税来平均分配财富),它们共同的问题在于,在钱已经被分配过的情况下要再次把它们重新分配几乎是不可能的。已经拥有这笔钱的人可以正当地抵制其再次被分配。正如玛格丽特·撒切尔所言:“Socialism的麻烦在于最终你将掏空别人口袋里的钱。”

但是,如果这笔钱还没被分配过,会怎么样?

如果我们不必从任何人口袋里拿走它,会怎么样?

image

这是今天所有加密货币都没把握住的机会。各种加密货币正在创造新的货币形式。而且不像信贷市场——它仅仅在表面上扩大货币供应量,通过部分准备金制度实现10倍的放款量——加密货币实际上就是在印钞票。并且它不是把钱借给大众,而是把钱直接给到大众手上,以便它在其网络服务流通使用。

这就像没有借贷关系的小额贷款

正如Naval所说:“社会给你钱是为了实现社会本身的需求,区块链给你各种币是为了满足它自身网络的需求。”

所以,除了把所有的钱都分配给一小撮矿工,我们能否做得更好?

能。

我在关于“蝉”项目的一篇文章中概述了一种方法——我们如何立马实现全民基本收入,并免遭机器人抢光我们的饭碗 “蝉”的设计理念从头到脚颠覆了挖矿的模式。网络上的每个人都是矿工,且没有什么组织能拥有一个以上的矿工。

矿工们被随机调用,以保持网络的平稳运行。你可能正在去买咖啡的路上,而这几分钟时间里你的手机被调用到维持网络的工作中。在这之后,它马上又返回到正常模式。作为奖励,你可能会获得一些币,而你除了装个相关app外不需要做任何动作。是不是很简单?

因为每个人最终都会被调用,所以每个人都可以获得报酬,实质上就是立马创造了一个全民基本收入体系。

而这只是其中一种实现方式。

如果你深入思考,你可以拿出几十个方案。哦,不要掉进“唯一的方法就是使用ID”这个思维陷阱。随机调用矿工且无需使用ID的方法有很多。关键是跳出中本聪的框架去思考。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完全竞技化的货币分配方式,并在货币被创造出来的瞬间将其广泛分配。

image

将币作为使用应用程序的奖励,或作为分布式挖矿的费用,或作为向向网络提供价值的组织机构挖矿的费用分成,以这几种形式将币分配出去。这些都是正确实施货币分配的几种方法,而且他们只是冰山一角。除此还有成千上万种方法,只是我们一直没有以正确的方式来思考怎么分配的问题。

换句话说,我们忽视了中本聪的发明的真正威力:对钱的分配。

第一个真正竞技化货币分配的系统将会迅速增长,并以好的结果颠覆目前的系统。它会动态地设置初始竞技场,并允许后来的玩家参与竞争。参与的人越多,网络就会越有效率和价值。

“网络具有’网络效应’。增加新的参与者可以提高所有现有参与者的网络价值。”

目前,我们并没有足够快地将新的参与者拉进未来的加密网络中。该系统仍然容易遭受强权的霸占。竞技化的货币才是使网络呈指数增长的关键。

如果这个系统扩张到足够大,足够快,它将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巨人,而这个世界其余的经济体将不得不转至这个新的竞技场里。

一旦亚马逊和谷歌的世界加入了竞技场,他们的自我保护本能就会被激发,以致他们会主动保护和扩张这个竞技场。这个新网络的行为会有所不同。以往那些从一开始就在操纵规则的金字塔顶端的人,且只有他们在获益的情况会被一套新的规则取而代之,整个游戏会被彻底重置。

对于整个网络有益,而不仅是对几个金字塔顶端的玩家有益,这样的模式才是最好的。

区块链是一项新的发明,它可以让一个开放网络中有业绩的参与者在没有统治者且没有货币的情况下掌控自己的权益。 它们是以绩效为基础的,防篡改的,开放的,可投票的系统。那些业绩是属于努力推进该网络的参与者的。区块链的开放和基于业绩的市场可以取代之前由国王,公司,贵族和暴民组成的网络。”

那些加入网络并帮助它繁荣的人将会和它共同成长。它会放大他们的价值,使其成长速度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他们为系统做的每一份耕耘都将获得好几份收获。

相比之下,那些试图以强权的规则来抗衡该网络的经济体将付出沉重的代价。该系统将遍布全球,而且只有最有价值的规则才能生根,因为当你要升级一个去中心化系统时,你需要在整个网络中达成广泛的共识。由于人们通常只会就最重要且必要的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所以它容不下任何假惺惺的和狭隘的规则。

假设,一个国家决定从法律上完全限制公民参与ICO或者加密货币。这种规定不仅无法消除该网络,它反而会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他们将无法参与到ICO带来的爆发式潜力中,从而眼睁睁看着自己地盘里的资金流入竞争对手的经济体中。更糟糕的是,如果他们从法律上禁止加密货币,他们只会将这笔资金逼至地下交易,这等于是自断财路,因他们连税都收不到了。

随着系统的普及,人们将重新掌控自己的财务。没有人能够夺走你的财产。这是一件好事。

image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会认同这个系统。有些人总是担心人们会用这种权力去做坏事,比如犯罪。但坏事总有人做,无论过去还是将来。为了揪出这些坏蛋而去瘫痪整个系统简直是脑子秀逗了。这种因噎废食的行为从来都不管用。

但是,总有些人不信邪。

他们无脑地相信中央集权。你只要把你的论点包装成“保护儿童”或“打击恐怖主义”,你就能忽悠到大约一半的人追随你自私自利的垃圾政策。

但是,我仍然看到那些把中心化系统看做万能解药的人,他们通常一生都沉浸在一个稳定的中心化系统中。

一旦让他们在一个不稳定的环境中待上几天,就能很快改变他们的世界观。

不信?

假设你现在住在叙利亚。

你的财产随着中央基础设施被破坏而一同消失。你不想卷入这场战争,但是你对命运无能为力。现在你的房子不在了,你的朋友和家人都死了,你的银行被炸毁了,你被赶出去了,你在外漂泊,无家可归又身无分文。更糟的是,没有人需要你。曾经畅通无阻的世界如今已四处筑起了高墙。你在任何地方都不受待见,你哪都呆不下来,而且你破产了。

但是如果你的财产仍然存在,并曾记录在区块链中,静候你去下载它,然后用助记词去恢复一个确定性钱包,你的情况会变得如何不同?

真是这样的话,重新开始你的生活会是多么简单的事?

加密货币终于为我们掌控自己的命运提供了一条途径。这是史上第一次,我们有办法在没有中央权力的情况下创造和分配财产。人们对其正当财产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更棒的是,我们不用去设置一个一直会被操纵的游戏场景,我们会在一个动态的环境里通过开放的竞争和灵活的规则来让游戏始终保持原样,让每个人都能参与竞争。

但我们需要大胆地想象。我们需要找到一种不用去别人口袋里搜刮的方法来广泛地分配财产。这个如果做到了,世界的格局将被永久性改写。

这正是我的团队目前在做的事。有兴趣吗?来DecStack.com找我们讨论吧。

中心化货币是终极枷锁。

斩断这条锁链,你将解放这个世界。

译者短评: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知名媒体Medium上的名博。这篇文章也是他获得关注最多的一篇,目前已获5.4万个赞,400条评论,而且这些数字还在增长。如文章所说,目前的所有加密货币实现了自行发币的功能,然而确实少有人讨论它所缺失的有效分配货币的功能。

比特币只是未来货币形式的一种尝试,它是一个新时代的起点。如何设计一个新的经济规则来激发更多的商业价值是下一代加密货币的使命。我不敢肯定真正的去中心化是否能实现,但我相信未来给我们的机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区块链中文字幕组

致力于前沿区块链知识和信息的传播,为中国融入全球区块链世界贡献一份力量。

如果您懂一些技术、懂一些英文,欢迎加入我们,加微信号:w1791520555。

点击查看项目GITHUB,及更多的译文…

本文译者简介

谭景桐 区块链爱好者 审美跨界设计师 欢迎关注我的同名简书

译文版权所有,转载需完整注明以上内容

来源:币乎

以上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忽视了加密货币最激动人心的特性?》全部内容,全文涉及到:货币分配、分配货币、等方面的内容,您也可以通过阅读全文摘要来快速获取有价值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信息。



上一篇:区块链落地应用的开山之作:内容分发
下一篇:数字货币有几千种?其实也就4类

微信

微信

微信

微信